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織給《七十年前》的時間毛衣——托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

                            織給《七十年前》的時間毛衣——托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

                            分享到:

                              翻遍世界美術史,沒看見哪個畫家不畫肖像畫。即使以風景畫名垂史冊的畫家,也不會忘記在風景畫中加上一些人物。在19世紀到20世紀的美國畫壇,托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的人物肖像畫在同儕中格外突出,特別是那幅《七十年前》,更令人怦然心動。

                            托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水彩畫作品《七十年前》
                            托馬斯·伊肯斯(Thomas Eakins)水彩畫作品《七十年前》

                              整幅畫面的背景只能用古樸二字來形容。不僅是深灰如藍的色調,還包括畫面左邊那架模糊的紡織機和右邊地上的籃子,都像在深深地浸入時間。畫面中央端坐一位枯瘦的老年婦女,從頭飾到裹住全身的寬大服裝,都是陳舊的白色。老婦人微微低頭,凝視手中編織的深藍色毛衣。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整幅畫都讓讀者看見流逝的時光在眼前淌過。

                              看年齡,老婦人或許七十上下,畫名卻很奇特地被命名為《七十年前》。好像伊肯斯不是在畫下一幅肖像畫,而是在告訴讀者,這其實是一張七十年前的老照片,但它畢竟不是照片,而是伊肯斯畫下的一幅畫。如果說畫面的老婦人正好七十歲,伊肯斯為什么要將她的此刻說成是七十年前?一個七十歲的老婦人在七十年前應該是一個嬰孩。難道一個嬰孩擁有七十歲的面容和滄桑?

                              不可否認,在無數藝術家的無數繪畫作品中,總是遇上一些問題,就像伊肯斯涉及時間時所碰觸的問題。這些問題似乎不經意就逾越人們能夠解答的能力范圍。但令人驚奇的是,這些逾越人們解答能力范圍的問題卻從來不讓人覺得是一個偽命題。恰好相反,它讓人們感覺,那其實是存在于人們生命深處的問題,只是人們很少、甚至根本就沒有去注意的問題。

                              一個藝術家越是偉大,就越是要嘗試對不可能領域的介入。在不拘一格的手法使用之下,那些不可能的領域在逐一打開。就像伊肯斯,在這幅畫名中為人們反向打開時間。盡管他打開的遠非時間答案,但又似乎并不需要一個答案。需要答案的不是藝術而是科學,就像惠更斯發明第一架擺鐘之后,人便發現并服從時間的機械性,也使人相信獨立的科學世界更給人提供保證。

                              只是,藝術家不是科學家,更不一定非得是哲學家。玻爾茲曼說得很透,“最平常的東西一到哲學那里便成為不可解決的難題。”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哲學像科學一樣,總希望提供一個答案,但藝術卻往往只碰觸問題本身。伊肯斯將這幅畫命名為《七十年前》,也就是他從時間的流逝性中,以藝術家的敏銳,驀然體味到時間的循環可能性。

                              和任何事物相比,人對時間的感受總是尤為復雜。從阿基米德到牛頓,從牛頓到愛因斯坦,那些了不起的人類代表都無不渴望給出關于時間的最終答案,但他們都是以物理的方程式來解讀,藝術觸碰的領域之所以能比科學和哲學更易令人產生內心震動,究其因,就在于藝術一方面喚起人們身處其中的物質體驗,一方面又喚起人們心靈深處的內在超驗。

                              在伊肯斯的畫和畫名之間,似乎有座看不見的橋梁架在兩種體驗當中。可以把它叫作時間,也可以把它叫作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三位一體。面對時間,我們在擁有的同時開始失去,在失去的同時又不斷擁有。就表達而言,誰能說它不是一個值得呈現的主題?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想要爱影院亚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