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倫勃朗生平及主要作品

                            倫勃朗生平及主要作品

                            分享到:

                            1606年7月1 5日,倫勃朗·哈爾曼松·梵·萊因(Rembrandt armenszoon Van Rijn)出生于離阿姆斯特丹不遠的萊頓。倫勃朗的父親是個磨坊主,母親的娘家是開面包坊的。3年后,宗教改革引發的西班牙和尼德蘭共和國長達40多年的戰爭宣告結束,雙方簽訂了停戰12年的協議。尼德蘭共和國連同年幼的倫勃朗注定要一起迎來他們的黃金時代。在倫勃朗的青少年時期,阿姆斯特丹聚集了歐洲各國的商販,靠發行股票而籌集到巨款的探險家們蜂擁到印度的殖民地成立東印度公司,他們又從印度賺取了源源不斷的金錢運回歐洲。

                            在這個普遍信奉新教的越來越富裕的共和國里,用以裝修豪華的宮殿和富麗的教堂所需的大型繪畫并不走俏,但畫家們的主顧依然眾多。腰纏萬貫的巨商和大量生活富足的中產階級、商人和富有的市民熱衷于買畫裝飾他們的家庭和辦公場所,不讓一面墻空著。他們視購買藝術品為天經地義,當時的殷實之家往往還要單獨設一間陳列室來展示繪畫和其他藝術品。英國人約翰埃·弗琳寫道:“在這里,圖畫是非常普遍的,沒有哪一家做生意的不掛上幾幅畫。”人們可以從畫家那里直接買畫,也可以從畫店訂購或在拍賣行競價購買,在集市上也有賣畫的攤點,在這種形勢下.貼近當時現實生活的肖像畫、風俗畫、風景畫靜物畫流行起來,成為荷蘭美術的主要體裁。17世紀的荷蘭產生了大量的畫家,市場的要求也使畫家們在創作的樣式、體裁、題材上專門化。

                            油畫:托比特與安娜,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托比特與安娜,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倫勃朗14歲進入萊頓大學學習法律,很快他發現自己不適合做一名律師,就退學改學繪畫。倫勃朗首先在本地著名的畫師雅各布·凡·斯旺恩布爾赫(Jacob van Swanenburgh)的畫室學習了3年,打下一定的繪畫基礎后,去了阿姆斯特丹,跟隨皮爾特·拉斯特曼(Pieter Lastman)學習油畫技法,學了6個月,就回到了萊頓。由于倫勃朗剛出道,訂單并不多,他在萊頓開設自己的畫室教畫畫賺錢,同時也進行創作。倫勃朗少年時曾在萊頓的拉丁語學校學習宗教,對《圣經》很感興趣,最早的一批作品都是《圣經》題材,效果上受到老師拉斯特曼的影響,背景明亮,但人物塑造是倫勃朗式的,如雕塑般結實又有些樸拙,《托比特和安娜》(Tobit and Anna)、《巴蘭和他的驢》(Balam and His Donkey)等是這個時期的代表作。

                            1628年后,倫勃朗開始對“光”感興趣,卡拉瓦喬的明暗對照法給了他很深的影響。《神廟里的獻禮》(Presentation in the Temple)便是這一改變與過渡時期的作品,兼有兩個時期的特點。此后,倫勃朗的畫面的明暗對比開始變得強烈起來,這也成了倫勃朗最具特色的繪畫原則。此后,倫勃朗的才能終于被普遍地承認了,他離開萊頓到阿姆斯特丹發展,那是個商業氣氛濃厚的城市,倫勃朗在與當地畫商接洽后,開始大量畫穿著華麗服裝的肖像畫,顧客很滿意,倫勃朗也日夜忙碌,以至于覺得去意大利學習是浪費時間。

                            油畫: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1632年,阿姆斯特丹公會和慈善機構要裝飾他們的會議廳,倫勃朗應邀創作了《杜爾博士的解剖課》(The Anatomy Lesson of Dr.Nicolaes Tulp)。在這張油畫中,卡拉瓦喬式的光影效果被運用得爐火純青,這張油畫給倫勃朗帶來了巨大的成功,使他名聲遠揚,訂單源源不斷,畫價也節節攀升。

                            油畫:與薩齊婭的自畫像,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與薩齊婭的自畫像,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事業上走上正軌的倫勃朗在個人生活上也進展順利,兩年后,也就是1634年,倫勃朗終于追求到貴族少女薩齊亞并與之完婚,他為此創作了《與薩齊婭的自畫像》(Rembrandt and Saskia in the Parable of the Prodigal Son)。接下來的幾年中,倫勃朗畫了很多薩齊亞的肖像畫,兩人的感情生活很好,但薩齊亞的身體狀況并不樂觀,還得了肺病,這種病在潮濕的荷蘭是很難治愈的。這段時間里,倫勃朗成了命運的寵兒,富有的倫勃朗買了緊俏地段的豪宅,又收集了很多古董和珠寶,他尤其喜歡古代的衣物和精美的小飾物,這些都被用作作畫時的道具。

                            1632年到1642年,倫勃朗享受了10年順利富足的生活。

                            油畫:夜巡,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夜巡,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1642年,阿姆斯特丹射擊手同業公會委托倫勃朗繪制團體肖像。團體肖像是當時荷蘭盛行的繪畫題材,是由行會團體成員集資請畫家繪制集體像,哈爾斯和凡·德·赫爾斯特都畫過類似主題。倫勃朗在油畫《夜巡》中沒有像當時通行的那樣讓民兵軍官們一字排開或集中到宴會桌上,而是選擇了描繪他們在中午走出軍械庫去執勤的場景。倫勃朗以幾個被照亮的身軀把眾人分成了幾組,一部分人被推到了暗調子的背景中,突出了焦慮不安的現場氛圍,造成了具有戲劇性的深邃空間。

                            說到這里,不能不提倫勃朗的用光,他繼承并發展了卡拉瓦喬式的明暗對比的戲劇性光的美學法則,表現構圖上的主次關系和畫面上豐富無比的節奏運動,他利用光亮突出畫面的主題內容,也讓陰影弱化和消融次要的因素,并且利用明暗的錯綜交替來表現深遠的空間感覺。倫勃朗先于同時代的很多畫家認識到光是一切形體和色彩的依據,沒有光也就無所謂形和色。時隔近400年,我們仍然可以在杰作《夜巡》和很多其他的畫作中看到倫勃朗筆下的色彩好像是隨著光線的變化而變化的,光線照射在物體上,使之煥發出光輝,并閃爍著燦爛的色彩。

                            然而,1642年的粗魯的民兵們對此無法認同,他們對于自己出了同樣的錢卻沒有露出一樣的臉感到迷惑和憤怒。難道出了一百銀幣就是為了讓畫家畫一個后腦勺,或者被別人遮住一半臉嗎?有人甚至幽默地說自己出錢不過“做了一片富有生機的陰影”。射擊手公會拒絕接受這一作品,繼而將倫勃朗告上了法庭,這事鬧得沸沸揚揚,公眾還給倫勃朗起了個綽號——“黑暗王子”。此后,很少有人和團體再來請倫勃朗畫肖像了。禍不單行,倫勃朗的愛妻薩齊亞在這一年的夏天因肺病去世了,而且是在她剛剛生下一個兒子后不久。在這之前,這對夫婦已經生下了3個孩子又送走了3個孩子,這個唯一留下的兒子成了倫勃朗唯一的安慰。毋庸置疑,這一年對于倫勃朗來說是人生的又一個轉折點,這一切不幸對他來說僅僅只是漫長噩運的開始,也是倫勃朗的藝術觀與荷蘭中產階級藝術趣味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的開始。

                            對于繪畫理解的深入伴隨著初嘗人世艱辛的體驗,使倫勃朗的畫風發生了改變。倫勃朗逐漸放棄了細膩平滑的畫面效果,開始用較厚的顏色塑造對象,再用透明色加以罩染,使得黏稠的油畫顏料產生出獨特材料美觀。倫勃朗的畫作具有如此美妙的畫面肌理,只有后世的梵高(Van Gogh)和弗洛伊德(Lucian Freud)能與之媲美。但超越時代的審美往往無法擁有合格的欣賞者,同時代的人看慣了細膩光滑的肌理的和典雅的色調,對倫勃朗那渾濁的色彩和粗放的筆觸很不理解,戲言說倫勃朗的油畫可以被牽著鼻子走。

                            倫勃朗對于自己的不合時宜并非沒有認識,相反地,他對自己的藝術觀和人生觀進行了清醒的剖析,他詳細描述了他在試圖適應外部條件時的內心掙扎,他說:“曾經有一個時期,我常常假裝自己是個大貴族,那是我剛剛結婚的時候,我喜歡穿得闊氣,喜歡想象自己是真正的上流人士,當然,薩齊亞是,而我是一個磨坊主的兒子,我的哥哥是個鞋匠,全世界所有的綾羅綢緞和一切的裝飾打扮都決不會使我有任何改變,那段時間里,我剛剛結婚,一年后有了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我需要錢,所以我要拼命掙錢,但是,這只能使我做一個很好的工匠。我不希望這個樣子。這就是我按照自己的方式作畫的原因。當然,我應該講求實際,按照他們的要求去作畫。但是,好多時候,我自己也曾經偷偷地試過,而且很下工夫地嘗試過,但是我做不到,一點也做不到!這就是為什么我有些癲狂了……我并不想責怪那些人,因為我聽說,人們在指責我太驕傲或者高傲,不肯改變我的繪畫方法。事實上不是我太驕傲或者太高傲,我只是改變不了——這就是全部實情。所以,我固守自己的路線,而且我想,我要固守到走進濟貧院或者墳墓為止。如果有人在我的墳墓上立一塊碑,并且在上面寫上‘這里埋著一個傻瓜’,那么,在這個人的一生中,可能在他訂制的這塊碑的那天他做得最正確。”

                            在藝術上的自省與要求使得倫勃朗無法再畫那些可以讓他很快擺脫困境的畫:失去妻子后,不善料理日常生活的倫勃朗和女仆住在了一起,并生了一個女兒,為此,他被教會譴責過著”罪惡的生活”,更沒有人來求畫了。放高利貸者頻頻光顧倫勃朗曾經光鮮的大宅子。1657年,走投無路的倫勃朗賣掉房子來抵償債務,家具和油畫也低價賣掉了。

                            油畫:達娜厄,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達娜厄,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貧困潦倒的倫勃朗開始更多地關注自己的內心世界和身邊的形形色色真實存在的人,屠夫、廚娘、乞丐、瘸子、盲人等等,經常地出現在他的速寫中。也許與他早年的宗教教育有關,倫勃朗創作了大量的宗教題材作品,他讓身邊的這些小人物穿上古代的服裝,扮演《圣經》和神話的形象。波提切利拉斐爾筆下的人物多健壯而俊美,強調形象的唯美,張揚人的魅力,與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不同,倫勃朗則更傾向于現實:《達那厄》(Danae)圓滾滾的身體就是個健壯的鄉下女孩:為以色列王大衛垂涎的《入浴的拔士巴》(Bethsabee)在倫勃朗畫中是個身材不怎么樣的中年婦女;等待托比的莎拉像是個粗手粗腳的女仆;《甘尼美德》(Ganymede)被鷹抓住后一邊大哭一邊嚇得撒尿——最為孩子氣而又傳神的是手里還抓著幾顆櫻桃……甚至在描繪圣家族的作品中,倫勃朗也都融入了世俗家庭生活的細節,把圣人安排在清潔而樸素的荷蘭家庭。所有這些神話和宗教人物都不再是唯美或理想的人的形象,他們是具體的有血有肉的荷蘭底層的民眾。倫勃朗開始越來越多地選擇那些反映深刻人性的題材,認真揣摩他的模特,然后在畫中細膩地展現他們的心靈,倫勃朗在宗教題材中注入了父愛、憐憫、寬恕的情感,也寄予了自己的堅定信念。

                            找不到模特的時候,倫勃朗不得不畫他的兒子、女兒、好友和自己。倫勃朗不喜歡美化被畫人,更反感站在畫架前被人指揮著畫畫,畫自己和這些身邊的人就不用擔心被提各種要求,可以安心地按自己的想法畫。目前,可以知道的是倫勃朗一生畫了90多張自畫像,他喜歡將自己裝扮成各種角色,從意氣風發的少年到風月場上的浪子,從身著戎裝的武士到文藝復興時代的廷臣,從土里土氣的農夫到古代東方的圣徒,倫勃朗意味深長地刻畫了不同姿勢和身份的自己,直到并不如意的生活在他臉上留下深刻的印記。倫勃朗對描繪老人特別有興趣,早年就畫了不少父母的肖像。也許是從老人的臉上更容易窺探出人世的滄桑和表現深沉的人性,面對著那些布滿皺紋、愁苦中透著無奈的面孔,我們確實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內在的美,一種深刻地體味和包含人性的美——在這一點上,即便是魯本斯或是委拉斯貴支也遠為遜色。200多年后的梵高曾經說:“如果能夠讓我在倫勃朗的這些畫像面前待兩個星期,即使沒有面包我也愿意。”

                            倫勃朗生命的最后階段可以用窮困潦倒來形容,但他的藝術造詣并非沒有知音。80歲的哈爾斯(Hals)曾托朋友把自己的奇異發現告訴倫勃朗:“貧窮是任何一個畫家都可能遭遇的最好的事情,因為你窮了,你就買不起年輕時你父親出錢買的那種昂貴顏料,你必須僅僅用兩缸或三缸的顏料,而且只有在這個時候你才學會不用紅黃藍等原色來繪畫,你會用色彩來暗喻事物。”

                            油畫:取樣官員,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油畫:取樣官員,畫家:倫勃朗·梵·萊茵

                            1662年,倫勃朗接到了人生中最后一幅訂件,為阿姆斯特丹的布商同業公會畫一幅群像。布商們在阿姆斯特丹的畫家中猶豫不決時想到了倫勃朗,倫勃朗也想通過這幅畫恢復自己在畫壇的地位,他精心創作了《取樣官員》(Members of the DrapersClub),畫作精心設計了布商開會的場景,人物也被表現得十分自信。但這幅油畫作品并沒有受到布商們的青睞,他們認為畫中的自己“太一般了,而且姿勢也不夠端正”。

                            1668年,倫勃朗和愛妻唯一的兒子提杜斯因急性內出血而死,倫勃朗大病一場。1669年10月4日,倫勃朗在貧病交加中去世。

                            隨著1675年維米爾的去世,荷蘭繪畫的光輝時代結束了,又過了將近二百年,倫勃朗的名字才享有廣泛的聲譽,他那現實主義的深刻的心理描繪,他那無與倫比的運用明暗的技巧都是美術史上無法逾越的高峰。

                            倫勃朗一生留下600多幅油畫.350多幅蝕刻版畫,1500多幅素描。倫勃朗的一生跌宕起伏,經歷過一個畫家渴望擁有的輝煌的世俗成就,但與大多數的平庸畫家不同的是,倫勃朗對于自己在藝術上的選擇始終堅持遵從自己的感受,不向世俗的趣味讓步,這種堅持給他帶來了悲慘的下半生,也給他帶來了卓絕的藝術成就。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想要爱影院亚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