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莫奈的作品風格及主要作品

                            莫奈的作品風格及主要作品

                            分享到:

                              法國藝術革命出現的第三個高潮是由馬奈和他的朋友們掀起的。在幫助馬奈發展這些觀念的畫家中,有一個來自勒·阿弗爾( Le Harre)的貧窮、頑強的青年莫奈(Claude Monet)。正是莫奈催促他的朋友們完全拋棄畫室,不面對“母題”就不動畫筆。在此之前,還在勒·阿弗爾港時,少年莫奈就結識了曾使波德萊爾敬佩的海景畫家尤金·布丹(Eugene Boudin),并在他的勸導下立志習畫。18歲時,莫奈只身到巴黎學畫,進入古典派畫家格萊爾的畫室學習,并受到庫爾貝柯羅的影響。通過《野雞》這幅作品我們會發現,在莫奈的早期作品中,明媚的陽光尚未從天而降。在《野雞》這幅畫中,微微照人的光線有節制地灑在野雞身上,畫面光影分明,輪廓清晰,立體感極強,畫家莫奈的注意力顯然放在形體的塑造上。

                            油畫:野雞,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野雞,畫家:克勞德·莫奈

                              如果把《卡米爾》同莫奈后來的作品加以比較,那會使我們更好地領會印象派的主張及其與傳統技法的區別。從前的繪畫觀認為,自然界里一切存在之物都帶有它們各自不同的固有色。這些固有色在光線的作用下只能產生明暗上的變化,這種明暗變化是通過從白到黑之間的不同的灰層次才得以實現的。也就是說,明亮的紅與灰暗的紅,它們之間只存在明度的差別,不存在色相的不同。在莫奈尚未學會描繪在陽光作用下的色彩世界時,他也是遵循這種古法作畫的。我們看到,模特兒在畫室里擺好了姿勢,由明漸暗的變化產生了堅實的立體感。但與其他畫家不同的是,莫奈并不想總是受習慣和陳規的支配,當莫奈沉浸在小筆觸組成的光的海洋中之后,那些有著嚴格的形體輪廓的人物畫就逐漸退出了莫奈的繪畫世界。

                            油畫:卡米爾,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卡米爾,畫家:克勞德·莫奈

                              莫奈有一條裝備成畫室的著名小船,這條小船曾載著他去探索江河景色的情趣和效果。莫奈認為對自然的一切描繪都必須“在現場”完成,這種看法不僅要求畫家去改變工作習慣,不考慮環境舒適與否,而且還要產生新的技術方法。后來有人稱印象派的色彩原則是“原色主義”,即盡量使用未經混合過的顏色,其實這些都是新的藝術問題帶來的新的表現手法,并不是事先存在并必須遵循的教條。貢布里希說:在片云飄過太陽時,或者在陣風吹亂水中的倒影時,“自然”或者“母題”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畫家要是希望抓住一個具有特點的側面,就沒有時間去調配色彩,更談不上像前輩畫家那樣把色彩一層層地畫到棕色的底色上。畫家必須疾揮畫筆把顏色直接涂到畫布上,盡可能多地考慮整幅畫的總體效果,而較少顧及枝節細部。

                            油畫:湖邊,畫家:莫奈

                            油畫:湖邊,畫家:莫奈

                              光與色的變化是印象派畫家繪畫的主題。他們感興趣的是物體在光與色的影響下的不同反映。莫奈《湖邊》這張作品讓我們想到,曾在勒·阿弗爾港度過的少年時代一定使莫奈終生受益。陽光普照,海水蔚藍的美麗景色培育了莫奈那敏銳的感覺,畫面充滿了生動的戶外氣氛。而戶外氣氛這種傳達出大氣之感的藝術更常用來指實際上是在戶外而不是在畫室中完成的作品所具有的特殊效果。在戶外畫的風景只有到可卷折的錫管發明之后,才變得便利,那種錫管在1841年被顏料商溫索爾(Winsor)和牛頓(Neuton)所采用。在這之前,畫家的顏色是置于囊中的粉狀顆粒,要經過研磨并調以適當的配料才能使用,而新的錫管易于攜帶且干凈,它們促成了適合于直接法(Alla Prima)作畫的慢干油畫顏料的使用。新顏料厚實的、奶油般的特點也為那些喜愛厚實感和筆觸的畫家所采用。由于輕巧易攜的畫架的發明,戶外作畫更為便利了。

                            油畫:罌粟花,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罌粟花,畫家:克勞德·莫奈

                              在《罌粟花》的畫面上,幾乎每一個細小的局部都閃耀著明媚的陽光。晴空中飄著幾朵白云,幾乎占整個畫面二分之一的草地是由紅、黃、橙、藍、綠等色的細小筆觸組成的。畫面之所以形成如此生動的真實感,是由于畫家莫奈放棄了對物體固有色的描繪,而用一種新的、特殊的油畫技法來表現一切。莫奈試圖要描繪出諸如小草葉子背面或衣服折褶間等細小地方所呈現的微妙的光線效果,同時還想表現出陽光的亮度。當盡量避免了顏色的調和之后,莫奈還想出了一個表現畫面或物體的中間層次的辦法,就是把原本該調和的顏色以很小的筆觸并列起來。這樣觀者只要稍微與畫面保持一點距離,這些小筆觸就會因模糊不清而形成一個統一的色調,同時由于這些小筆觸實際上是并列著的,因此它們仍然保持著色彩的鮮明度。也就是說,顏色本身相互之間并未調和,而由這些顏色反射出來的光在人們的視覺中調和起來。我們會看到,各種顏色的筆觸都并列在畫面上,即使在陰影部分也能見到紅色和綠色的極為瀟灑的筆觸。

                            油畫:蒙托爾熱街,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蒙托爾熱街,畫家:克勞德·莫奈

                              印象派畫家的新理論不僅關系到處理戶外的色彩、也關系到處理運動中的形象。在《蒙托爾熱街》這幅畫中,我們看到了莫奈描繪的節日場景,但卻看不清歡樂人海中的細部。大約要早20年,英國畫家W.P.韋里思畫出了他的《跑馬大賽日》(Derby Day),那幅畫用狄更斯式的幽默描繪出事件中的各種類型的人物和各個插曲,在維多利亞時代很受歡迎。如果我們在閑暇時一個一個地研究那些情境的種種娛人的表現時,那類畫的確是受人喜愛的,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自然不能把那些場面一覽無余。在任何一瞬間里,我們都只能把目光集中在一處——其余的地方在我們看來就像一堆亂七八糟的形狀。我們也許知道它們是什么,但是我們沒有看見它們。以此而論,莫奈的“節日”更為“真實”,它在一瞬間把我們帶進畫家目擊的那個喧鬧、激動的場面之中,而畫家記錄下來的場面僅僅是他保證能在那一瞬間看見的東西而已。就這樣,莫奈和許多畫家一起堅持新的理論并用全新的方法作畫。他們在1874年聯合起來在一位攝影師的工作室中舉行了一次畫展。其中有莫奈的一幅畫,題目標為《日出·印象》( Impression:Sunrise),畫的是透過晨霧看到的港灣景色。一位批評家覺得這個標題非常可笑,他就把這一派藝術家都叫作“印象主義者”( The Impressionist)。他想用這個名稱去表示這些畫家并不依據可靠的知識,竟以為瞬間的印象就足以成為一幅畫。這個名稱一直被稱呼下去,很快就失去了它的嘲弄含義,正如“哥特式”、“巴洛克”或“樣式主義”之類名稱的貶義現在已被忘記一樣。過了一個時期,這批朋友自己也接受了印象主義的名稱,從此以后他們一直以此為名,而莫奈,被視為這一畫派的領袖人物。

                            油畫:日出·印象,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日出·印象,畫家:克勞德·莫奈

                              1883年,莫奈在吉弗那(Giverny)定居后,在那兒購置了一小塊土地。莫奈從埃普特河中引來了水,建造了一個小小的水上公園,其中的幾處小池塘里被種上睡蓮。這里是莫奈本人十分珍愛的一個居所,同樣,園中景物也毫不例外地成了畫家莫奈在以后的創作中屢見不鮮的表現題材。在1898-1908年間,莫奈在此處以睡蓮為題材,創作了48幅風景畫,并于1909年在杜蘭德(Durand.- Ruel's)進行了展出。然而,這并不是莫奈在這個題材領域進行創作的頂點,工作的熱情又讓他繼續向前深入了一步。1909年,莫奈在致戈弗洛里(Geffrory)的一封信中說:我被工作迷住了,這些顯示出水和倒影的風景成了一個難題,我已是一個老人,力不從心,但我很想把自己感受到的東西表現出來。在此后近20年的時光里,莫奈又繼續創作了一批以睡蓮為題材的系列組畫。

                              人們對于畫家的技法常常有各種各樣的說法,對莫奈也是如此,但他所使用的顏色似乎被人們過于簡單化了,這種說法的起因也許是因為他的—封信引起了人們的誤解。1905年6月3日莫奈在致友人的一封信中談到了他的色表:“鉛白、鎘黃、深紅、鈷藍、翠綠,主要就這些”。但在1926年夏天莫奈去世前不久,雷內·吉貝爾有一次去看望莫奈,他后來這樣記載了莫奈的調色板:“在這些擠好的一堆堆油畫顏料中,有鈷色、海藍色、紫色、銀殊(朱紅)、赭石、桔黃、深綠以及一些其他綠色,這么幾種顏色中卻沒有淺顏色。而在調色板的中間則是一大堆白顏色,雪一樣的白色”。這樣看來,也許后者親眼目睹的調色板更為全面。莫奈作畫時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喜歡厚畫法,因此他畫畫時一般很少用油。莫奈在開始畫畫時先用一支蘸上淡藍色的畫筆在白畫布上勾輪廓,確定好物體的位置,在其后的過程中,這些輪廓線往往都被蓋掉。為了更準確地表現對象,莫奈一直在反復探索各種相適應的畫法。莫奈可以把一塘清水的顏色畫得異常豐富:在濕潤的平行筆觸下,色彩會很均勻地揉合在一起,而水波則可以用許多小而厚重的筆觸來,造成一種起伏不平的表現效果。莫奈畫畫一般都很耐心地等待每一層顏色干透(除非他想要直接在畫布上而非畫板上調色)。為了畫有波紋的水面,莫奈常用一系列不同長度與大小的有條理的筆觸,這些筆觸好像潑灑上去的一樣,有時因畫面底子不平或有意在某些地方制造厚筆觸,使畫面上形成一些立起來的堆積物,當畫筆再次掃過畫布中這些地方時,又留下了一些不連貫的色條,它們與周圍的色彩形成了一種顫動感,效果異常生動。

                            油畫:睡蓮,畫家:克勞德·莫奈

                            油畫:睡蓮,畫家:克勞德·莫奈

                              在莫奈的油畫《睡蓮》中,白色、粉紅及黃色的睡蓮花在寧靜的池水中靜靜地漂浮著,蓮花和池水、荷葉和花瓣、背光與反光都被有意做了對比。為了表示空間的延伸,畫中的一些花、葉一直畫到了邊角之上(有的甚至只畫了一半)。克萊夫·貝爾在評論法國印象派時曾談到:“那么現實中有什么呢?’光,或者從主觀角度講,由光引起的感覺。因此,要表現現實,一個畫家所要做的一切就是準確地記錄他的視覺感受。讓畫家拿起畫筆走出室外,去畫他所看到的自然,也就是畫下他的視覺感受,那么,他就會發現一塊顏色匯入另一塊顏色,而輪廓線就像透視法一樣,只不過是理智的產物。他將發現陰影既不是黑色,也不是灰色,而是充滿了豐富多彩的色彩,而且他還將看到一切都是協調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莫奈晚年視力下降的情況下所作的睡蓮組畫中,有一個主要創作目的就是追求色彩的和諧,對此時的莫奈來講,這已經不再僅僅是對自然界瞬間狀態的捕捉和準確紀錄,色彩的各種組合所產生的裝飾效果似乎比陽光和空氣更具有吸引力。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想要爱影院亚洲首页